■宫佩嘉 何为双星品牌创始人。 改革开放初期,他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把一个发不起工资的国企带到了中国制造业的巅峰。 他在风头生活了相当长的时间,和肯德基的老人一样,是自己品牌的唯一代言人。 他视市场为检验企业的最高领导者,却以佛教文化管理手下的工厂。 他信奉并实践了几十年的“黑猫白猫理论”,称自己是一个一辈子都在走鞋路的鞋匠。 他是改革开放40年的见证者、参与者、冒险者和成功者。 他也是第一批全国优秀企业家的“幸存者”,但他希望人们认可他为“市场将军”。 77岁的他,记忆犹新,但他争市场、争品牌、争创新管理的事例却被年轻一代效仿。 从双星集团国企的位置上退休后,他的公众形象越来越少,但他仍然是双星名人的总裁,坚守在企业的最前沿。 他的酒量大不如前,脾气也轻松了许多。 他又笑又骂,但处处看到了真相。 一生中,他公开骂过两个人却被无数人骂过,先后戴了30多顶“黑帽子”。 数一数王海曾经戴在头上的“帽子”,其实是对改革开放40年全过程的再现:“无法无天” 1983年市场经济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企业需要采购和包销 . 双星的前身是青岛橡胶九厂生产的解放鞋。 自己卖不掉,积压超过200万双。 橡胶九厂新任党委书记王海突破禁区,偷偷卖鞋。 于是,他被戴上了“无法无天”的帽子,双星从此走上了自营销售的道路。 “浪费国家的钱” 1984年11月,双星创业,组织中部省市50余名记者召开新闻发布会。 记者回去后,对双星的企业和产品进行了报道,甚至海外媒体也转载了这个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新事物。 这引起了调查组的注意。 28天后,调查组发现,发布会花费了6700元,并给每位记者试穿了一双鞋。 王海因“大吃大喝、乱花钱”而被拘留。 帽子,他还准备了王海隔离审查的文件。 好在时任市委书记没有签字。 “无组织” 1986年,双星成功将老产品推广到乡镇企业,开发并投产了许多新产品,形成了多品种系列产品。 因此,王海大胆决定在青岛双星总部以公司名义召开产品订货会,这在当时无异于“炸弹”,被指责“杂乱无章”。 “人格崇拜” 当只有“毛主席语录”时,双星的干部员工觉得王海说的是真的,对自己的工作有警示作用,于是摘录下来,挂在工厂车间。 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说王海搞个人崇拜。 谣言传到北京,原化工部部长顾秀莲来双星调查。 1980年代,“封建迷信”双星转移生产基地。农民工招工早,新员工难以接受“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的理念。 王海弘扬传统佛教文化精髓,提出“最好的产品质量是最大的善行”。 大佛像。 虽然这种做法得到了员工的认可和世界理论界的重视,但当时更多的人认为这是封建迷信。 “王婆卖瓜,吹牛。” 如今,公司打广告很常见,但在 1980 年代还没有人这样做。 王海先是在央视做广告,社会上议论说没有自己的产品可以吹嘘。 卖瓜吹嘘的是王破。 “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1990年代,当王海提出在双兴设立职工代表大会常设组织——民主管理委员会时,工人们很高兴,但在工厂里人脉众多、根基深厚的特权干部 被轰炸。 “王海发动群众整顿干部,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谣言四处流传。 “紧张”的中国市场被进一步打开,王海打造中国民族品牌的意识越来越强。 他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呼吁“创中国名牌”。 1995年,王海应邀参加原国家计委会议时,提出中国首先要创建多少民族名牌的问题,引来与会记者采访。 海在胡说八道,把会议搞得一团糟。 “国有资产流失” 2000年前后,双星已建成连锁店近3000家。 在扩大产品销售的同时,也出现了“富僧穷庙”的问题。 为排除不利因素,王海决定收购重组所有运营公司和连锁店,并对代理商给予优惠政策,让员工先富起来。 王海卖的是产品,不是固定资产,因此被贴上了“国有资产流失”的标签。 “找到自己的利益” 十多年前,双星成功进入轮胎行业、机械等支柱行业。 为解决上市公司制鞋业务与集团制鞋业务的关联交易问题,成功剥离上市公司制鞋业务,并在收购重组后的双星名人公司后, 世人对王海“自私自利”的质疑再次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