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兰舒广州报道 5月15日,开盘后不到15分钟,连续四个涨停的大安基因(002030.SZ)直奔中国市场。 每日限额。 无形中验证了深圳私募股权人士S先生四天前5月10日给记者的预测,“大安基因标的至少涨停5次”。 这一天,与甲型H1N1流感有关的炒作进行到了极致。 另一只甲型H1N1流感概念股莱茵生物9日涨停,而其他几只海王生物则与甲型H1N1流感防治概念股相关。 ,普罗股价也大幅上涨。 深交所公开资料显示,在此期间,最先参与炒作的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大量净卖出。 减仓,但这并没有降低市场游资炒作的积极性,市场上的短期游资依然将股价牢牢钉在涨停上。 机构推波助澜 引发大安基因股价井喷的导火索,是其5月10日发布的公告,其公告称,子公司已研发出两款甲型流感试剂盒。 推动股价上涨的是券商跟进的几份“事件报告”。 公告发布后,广发、国信、国元证券迅速推出推荐评级报告。 这件事太突然了。 长期关注大安基因却猝不及防的券商研究院,甚至忘记调整目标价。 广发证券11日发布的初报中,“公司评级”最重要的一栏明确写着“现价:12.43元,目标价:12元,公司评级:买入”。 多家券商报告无一不看好华生达救援生物公司的政府背景,预计大安基因的H1N1流感试剂盒“很可能”获得大量政府订单。 媒体对疫情的铺天盖地的报道也间接起到了帮助作用。 我国新增的两例甲型流感病例均在国外感染,入境时未发现甲型流感症状。 于是,市场很快形成了一个共识:目前使用的检测手段比较缺乏,急需这种快速检测试剂,而大安基因是目前唯一一家宣布可以生产这种试剂的上市公司。 一个完美的炒作逻辑就这样形成了。 深民生证券总经理张志民认为,题材与基金的共振引发了疯狂的炒作。 “市场资金对此类话题的认可度很高,因为疫情新闻的曝光率高,容易形成我们受到国外流感威胁的印象,理论上相关药品或相关药品的需求量很大。 试剂。不过,这种消息是凭空传来的,一直在涨停,券商报的资金,想买应该也买不了多少。” 一些已经持有该股票的机构席位选择了卖出; 公司第三大股东红塔创新投资,也选择了高位持股。 这导致了最近的易手。 5月14日,借助国务院新公布的《促进生物产业加快发展的多项政策》刺激大安基因股价在前一日几乎跌破涨停后,股价再次被市场游资力量阻挠。透支 炒作记者注意到,多家券商的推荐报告均未调整安基因今明两年的每股收益预测,且在报告末尾均声称新产品试剂对公司业绩的贡献为 受制于生产批件和疫情发展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对流感疫情进一步发展将导致新试剂市场需求大的预期似乎成为支撑空头的救命稻草 ——大安基因长期炒作,但其他券商部分研究人员对新试剂的市场需求持谨慎态度。 联合证券研究员昂青认为,H1N1流感试剂盒等产品的技术和量产能力不是太大问题。 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市场需求。 目前,甲型H1N1流感是否会大面积爆发甚至失控,导致对此类药物的大量需求,仍是未知数。 新试剂的批量生产批准也需要很多时间。 据他介绍,目前即使走食药监新药审评中心的绿色通道,也需要三个月才能获得量产批文,届时疫情可能已经消退。 “即使确实发生了政府采购,利润也会被政府限制在一定的合理范围内,不会因为疫情暴利。” 疫情爆发几周后,大安基因就能够开发出有针对性的新试剂。 在回答外界提问时,对此类试剂研发流程颇为熟悉的中原证券研究员焦浩满表示:“其实,这种新型试剂的研发流程和技术 试剂并不复杂,只需要在原有试剂合成的基础上稍作修改即可。”据他介绍,据他所知,国内有大量的科研机构和实验室拥有科研 能够在两到三周内开发出此类试剂。 也就是说,大安基因的新试剂可能已经面临很多潜在的竞争对手。 医疗机构对此类药物的需求似乎并没有预期中的井喷。 记者采访了广州市工人医院原药房主管潘振洲。 曾征战非典主战场呼延所的“军官”告诉记者,“除非疫情大规模爆发,否则医院不会先大量囤积这类流感试剂或疫苗。因为 这些药品的H1N1和试剂的有效期通常比较短,必须冷藏保存才能保证活性,所以不可能提前大量购买和储存。” 在他看来,这次甲型H1N1流感疫情的控制要远好于上一次非典时期的情况,不一定会大范围爆发,医院和疾控中心只会对疑似病例进行试剂检测。 潘振洲认为,流感病毒很可能发生变异,可能导致原有的试剂和疫苗失效,这对病毒的研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新的试剂和疫苗。因此,囤积现有药物并不是一个好办法。采访当天,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季节性流感该病毒已经对旧的抗流感药物达菲产生了抗药性。 为此,该组织加大了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培育力度。 这似乎验证了流感病毒突变与新人类药物开发之间正在进行的竞赛。 风口浪尖的大安基因公司毅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证券事务代表王颖甚至不愿透露公司的生产经营状况以及新试剂是否上市。 批准批量生产。 原因是:“深交所已经针对我们公司,我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的任何信息都可能导致公司停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