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报道,习近平主席访英期间,中英金融合作进一步深化。 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央行)在伦敦发行票据,中国银行在伦敦设立交易中心并在三地同步发布全球人民币债券指数,国家开发银行设立伦敦办事处, 而中国建设银行将收购英国金属贸易公司Metdist Trading Limited 短短几天,中国大型金融机构纷纷在伦敦用实力发声。 除了大型金融机构在伦敦的频繁动作外,中英两国还签署了多项金融领域等领域的深度合作,不仅进一步巩固了伦敦作为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地位, 推动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 发展。 在金融领域取得了多项成就。 在国家领导人访华期间,金融领域的合作与深化一直是市场的重中之重。 10月20日,央行在伦敦通过簿记建档成功发行50亿元人民币期限一年期票面利率3.1%的央行票据。 这是人民币计价的央行票据首次在境外发行。 同日,中国银行在伦敦设立交易中心,覆盖欧美地区离岸人民币、外汇、贵金属、大宗商品、债券等衍生品的报价和交易。 英国财政部商务大臣吉姆·奥尼尔、伦敦金融城政策资源委员会主席保罗·穆尔凯和伦敦市长首席经济顾问杰拉德·里昂出席了开幕式。 中国银行向外界透露,伦敦交易所将大力发展人民币做市报价能力,加快形成全球人民币报价覆盖网络,力争成为主要的做市报价银行。 国际市场上的人民币汇率和利率产品。 中国银行副行长高迎新在开幕式上表示,伦敦交易所成立后,中国银行将充分发挥人民币业务专长,依托全球市场业务布局,不断强化国际化和国际化优势。 多元化,积极配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人民币“走出去”。 同时,将继续致力于伦敦离岸人民币市场建设,促进两国金融交流与合作,做“中国”金融顾问和“全球”客户的合作伙伴。 同日,中行还在北京、伦敦和新加坡举行了三场同步,向全球投资者发布了“中银人民币债券交易指数”。 每月月底通过中国银行官网更新并向全球投资者发布经营报告。 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在发布会上表示,希望人民币债券交易指数能够成为全球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指南,成为全球央行和监管机构了解的重要参考。 为中国金融市场发展,助力金融市场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做出新贡献。 在中国银行发布交易指数时,中国建设银行宣布收购英国金属贸易公司Metdist Trading Limited。d 的多数股权。 建行将从 Minmetco 购买 Metdist 75% 的股份,Minmetco 将保留剩余的 25% 并将公司更名为 CCBI Metdist Global Commodities (UK) Ltd. Metdist 是 LME(伦敦金属交易所)的九个环内定价成员之一 ,这使其能够进入 LME 的公开喊价阶段,并能够通过电子方式和电话进行交易。 建行董事长王鸿章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笔交易是建行进军基本金属和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战略的一部分。 此外,政策性银行多次在伦敦发布重磅消息。 10月22日,经中英监管部门批准,国家开发银行伦敦代表处正式开业。 这是国开行在西方发达国家设立的首个官方机构,也是国家领导人访英的重要成果之一。 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表示,伦敦是世界著名的国际金融中心,在伦敦开设办事处将有力推动国开行在英国和欧洲的业务发展。 国开行将以开设伦敦办事处为新起点,为两国企业提供优质金融服务。 人民币国际化走得更远,无论是央行的众多布局,还是伦敦大型金融机构的布局,都无法回避人民币国际化的话题。 关于央行发行票据,央行指出,这不仅有利于丰富离岸市场高信用等级的人民币金融产品,也有利于深化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是 对促进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也具有积极意义。 一位银行家认为,选择在全球金融中心伦敦发行短期债券,将有助于丰富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投资产品,扩大人民币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为在欧洲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奠定基础。 市场。 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离岸中心建设一直是一个重要课题。 在亚洲,香港和新加坡逐年发展,人民币存量逐渐增加。 伦敦一直在努力将自己打造成欧洲的人民币离岸中心。 伦敦是全球外汇、衍生品、贵金属和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是全球不间断交易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英国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 据统计,2013年,英国成为第一个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西方发达国家。 2014年,英国率先发行了全球首支主权级离岸人民币债券。 另据报道,中国将在英国发行我国首个香港以外的离岸人民币主权融资工具。 在多次中英对话中,中英都强调在金融领域的深度合作,将伦敦打造成为“最具活力和最重要的人民币交易中心和离岸人民币市场之一”。 此外,大型金融机构在伦敦的布局也进一步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国内监管部门也时不时发出“金融改革开放”没有回头的声音。央行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发表文章称,金融市场化改革往往伴随着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其深层原因往往是改革滞后而不是超前,即 ,原有的金融形态已不能适应金融市场化。 开发要求。 只有不断协调推进各项改革,才能降低改革成本和风险,化解潜在危机,包括各项金融改革的协调、金融改革与实体经济改革的协调、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协调。 文章中,盛松成认为,中国利率、汇率改革和资本项目开放没有充分协调,汇率改革和资本项目开放相对缓慢。 不过,据报道,中国正在考虑“十三五”规划(2016-2020),更加积极地开放资本账户,进一步促进跨境资本自由流动。 不过,面对人民币跻身全球前四大支付货币之列,以及人民币将成为SDR货币篮子第五种货币的预期,国内一些从业者还是有些担忧。 上述银行家认为,虽然人民币已经成为第四大支付货币,但规模仍然很小。 美元和欧元仍占多数。 我们不能因为外界的一些褒奖而加速资本的推动。 项目和其他金融改革。 如果不立足国内实际金融环境和实力,过度加快汇率改革和资本项目开放等,将对国内金融环境和经济运行造成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