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报道,7月2日,银保监会发布行政许可,允许幸福人寿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30亿元。 . 幸福人寿相关人士在回应《华夏时报》记者时表示,公司此次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是为了适应价值型保险转型的需要,平滑过渡期的相应影响,平衡 目前的财务结构。 但对于2018年一季度刚刚亏损8.65亿元的幸福生活来说,能否起到“救火”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万能保险投资6家上市公司一个月前全部亏损。 他们刚刚因欺骗投保人“给予并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其他利益”而受到福建保监局的处罚。 、投资团队人员不足、未按规定进行投后管理等,被银保监会出具监管函,公司新增股权及集合信托计划投资业务暂停6个月 .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一季度,幸福人寿出现在6家上市公司前十名流通股股东中,这6家上市公司的持有人均为公司万能险账户。 6家上市公司分别是我爱我家、苏宁环球、宏涛股份、精工钢构、三鑫医疗、科士达。 涉及的行业主要是房地产开发、电气设备、建筑装饰、医疗器械服务等。 不过,这6只股票的投资业绩似乎都不尽如人意。 仅从2018年来看,截至7月3日收盘,KSTAR下跌-40.51%,三鑫医疗下跌-32.07%,精工钢铁下跌30.04%。 ,我爱我家跌-24.6%,宏涛股份跌-23.75%,苏宁环球跌-17.31%。 可见,幸福人生投资股票的能力确实不如别人。 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教授朱明来告诉记者:“保险公司的利润一般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承保利润,比如控制损失率,但实际上有 调整空间不大,因为市场竞争压力比较大。二是投资收益,一旦监管部门限制投资,势必对其整个经营业绩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因此,对于幸福生活来说,未来 因此,未来幸福生活不仅需要进一步提升投资团队和投资能力,更重要的是在现阶段防范金融风险的大趋势下,必须转变激进的投资理念。 “过去,更趋向于更稳定的商业模式。在产品研发和设计上应该加大力度。” 不过,上述幸福生活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今年上半年国内股市整体震荡较大,公司部分股票投资也受到影响,但此次跌幅调整 之前也进行过。 截至目前,公司股票组合的波动幅度远小于主要市场指数的波动幅度。 上述六只股票并不代表公司股权投资的全貌。 除股票外,公司的固定收益和金融产品投资均呈现良好趋势。 变得事实上,成立于2007年11月的幸福生活,已有十多年的发展历史,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幸福生活年报数据显示,其2009年至2014年净利润亏损分别为2.45亿元、4.5亿元、7.37亿元、7.91亿元、7.53亿元、3.93亿元,合计亏损近 34亿元。 . 2015年,抓住万能险爆发的契机,净利润首次由亏损转为盈利,当年实现盈利3.35亿元。 不过,由于万能险受到监管部门的“围堵”,幸福人寿2016年的净利润也下降了94.6%,最终实现盈利1800万元,而2017年为4900万元。 根据幸福人寿披露的2018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其2018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高达8.65亿元。 同时,其2018年一季度原保费收入为39.88亿元,与2017年一季度的159.5亿元相比,同比下降75%。 在亏损的同时,幸福生活的高层又发生了重大变化。 根据2018年一季度披露的信息,董事长由原李传学变更为现任刘明,行长、监事会主席均空缺。 幸福生活上一次换届是在2013年7月。当时幸福生活选举李传学为董事长,万鹏为总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军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个高管都有自己的经营理念和理念,而这些经营理念和理念 一定要体现在公司的实际经营中,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体现出来,这样公司的整个发展战略才会可持续。 理念和思维也会相应调整,不仅对公司业务发展带来的波动,也会影响到公司一些核心能力的建设和培育。” 2018年第一季度高达8.65亿的巨额亏损似乎也验证了这一观点。 对于一季度的巨额亏损,幸福生活相关人士回应称,一方面,从资产上看,公司对自身资产配置策略的安排是基于流动性、风险和盈利能力的考虑,但 今年一季度资本市场异常火爆。 不稳定多变,导致公司股权投资回报不理想。 另一方面,从负债方面看,一季度公司规模保费中价值型业务占比远高于去年同期。 由于个人保险业务和定期支付银行保险等价值型业务首年费用较高(首年较高的费用将被未来年度的续保费摊薄),相应的手续费和佣金费用 、业务管理费等费用同比降幅低于保费降幅,上半年单位保费投入成本高于去年同期。 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损失。 这个略显“悲惨”的起点,无疑是幸福生活的新领导层造成很大的压力。 反向抵押养老产品不容乐观,但无论如何,在监管部门引导保险业回归安全的背景下,各家保险公司的转型已经开始。 上述幸福人寿相关人士还表示,公司将坚持价值增长的发展理念,坚持走符合寿险行业规律的发展道路,回归保险本源。 公司将平衡短期和长期目标,推动发展方式转变,由注重规模增长向价值增长、提高盈利能力和发展质量、由资产驱动负债向注重资产负债匹配转变 ,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稳步推进创新型反向抵押养老业务。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反向抵押养老业务已推出客户138家、客户197家,承保客户98家、客户139家。 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简称“养老”。 事实上,早在2015年3月,经保监会批准,幸福人寿就推出了业内首个保险版“以房养老”产品。 但在鞠铭看来,这款机型在国内市场不会很大。 “以房换龄”产品本身的定价和设计还存在一些问题。 他解释说,房子本身作为养老储备的资产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要进行反向抵押,就会涉及到估价和定价的问题。 所以快速升值完全是因为它脚下的土地无法再生。 但是我们只有房子的使用权,没有土地的使用权。 如何估算房子的价值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