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子》卷九主技诗解七非回非暴力安静空虚为虚伪,一个人受宠,而不是被称赞; 万人受宠,但不小。 所以,重于善,重于暴,则治道。 仁者尚可,但赏之无功。 不劳而得之者,守业者为官而懈怠者,游者者欲上。 暴力的人很容易受到惩罚。 那些自以为是善而恶的人,是轻罪。 为了利益而产生叛徒,暴力产生混乱。 ,你与你无关,惩罚你而不怨恨你的统治者,你应该为你的罪行受到惩罚。 奖励不是基于美德,而是基于功绩。 人们知道,惩罚和奖励都在身体里。 无迹可寻,田野幽静,草无生机。 所以,上界知道,世间有事。 使桥直,植物不动,节距控制; 主子也安静冷漠,凡官皆可修。 至于军队,那些握着骑兵的人,也是狂妄自大,会糊涂。 用小智慧不足以安宁,用智慧不足以安稳。 与其夸耀尧毁桀,还不如掩饰聪明,恢复正道。 静与无为,天与时; 诚实节俭,土生土长; 对付愚昧和善行,以及圣人的计划。 是老夫子,万物归来,真情空虚,世界被抛在脑后。 君子之道,犹散。 尸体严肃而神秘,吉祥吉祥。 所以得道者不丑不虚伪。 一个人不会被它称赞,万人不会被它害臊。 是为了利益。 如果是严重的暴力,那么治理的方式就会过去。 对于受益的人,也是慷慨的。 如果没有功劳而有丰厚的奖赏,没有劳作而有高位,那么保住工作的人就会懈怠,住在家里的人就会急功近利。 为暴君,肆无忌惮的惩罚。 清白而死,行正者受罚,修行者不劝善,恶者轻罪。 所以,仁者必有奸,暴者必有乱。 叛逆之风,亡国之风。 治民之道,应如尸主祭灵星时之法:庄严肃静,静坐静坐,使祭祀之人在不知不觉中吉祥吉祥。 所以,得了“道”的太子,不藏丑,不藏善。 一个人得到君主的恩宠,他不会觉得太大; 这种恩情若是万人分担,也不会觉得太渺小。 所以,君子重恩,重刑。 他不轻易施恩,就像他不轻易惩罚别人一样。 如此一来,他的治国之路便畅通无阻。 因施恩而热心布施,使无功德者得赏,无功者得爵位。 这样一来,那些轻而易举地获得爵位和官职的人,就会玩忽职守、懈怠,而那些闲散游荡的学者,也会竭尽全力地获得爵位。 同样的,刑罚和暴力的执行会导致任意处决和任意惩罚,这样无辜的人就会受到惩罚,道德高尚的人会受到惩罚。 那些行为不端的人反而敢于制造混乱。 因此,易施恩易助奸,易处罚易滋生动乱; 而一旦有这样的奸恶动乱,就是亡国之兆。 主在法治中,国家惩治君而君不怒,朝廷有赏而君无,刽子手不怨君。 赏赐者无德,乃因功德。 百姓知道刑罚都是以肉身为基础的,所以立功修行,不受君主的约束。 故宫廷荒无人迹,田野无草。 所以,上下都知道。 (夫君)桥直立不动,用俯仰来控制它; 主子沉静冷漠,官员不得不修。 譬如,军队的统帅贸然指使,就会大乱。 智慧不足以安宁,智慧不足以安然,与其尊尧毁桀,不如隐匿智慧修道。 如果你安静无为,那么天空会随着季节而变化; 如果你诚实节俭,你就会从地球上赚钱; 如果你对付无明,称它为美德,那么圣人就会这样做。 故此万物归于下,虚空皆为世间所留。 因此,明君统治天下,不因国之刑罚而烦恼,也不会因朝廷的赏赐活动而赞叹或欢喜。 这是因为那些受到惩罚的人没有必要怨恨君主,因为他们应得的; 得奖者不用谢国君,是因为他们的劳动和功德。 而百姓一旦知道了赏罚的由来——就看自己的表现,就会努力工作,成就一番事业,而不求君有什么。 就这样,朝廷,朝廷,人烟稀少,每个人都各自去干活,这样开垦出来的荒地就没有杂草了。 这就是古代的“无为而治”,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枣的柱子直立不动,控制水平杆的上下运动来抽水和提取; 君君像柱子一样庄重安静,但不躁动,属下的官员可以很好地管理事务。 这也好比军队中的将领,手持指挥旗。 如果乱挥旗,就会混乱部队,动摇阵地。 所以,治国之道,以小恩小惠,不足以平天下; 运用智慧和智慧,也很难使国家从危险走向和平。 治国之道。 求静无为,上天赐福; 如果一个人追求诚实和节俭,即使是地球也有助于产生财富; 君子若简明合理,圣人也会为他献计献策。